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爬虫社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74|回复: 27

[原创花园] [一图一诗]关于无锡的影像与感悟(连载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29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野狐之虫 于 2015-4-29 23:57 编辑

主题:水与船(散文诗)
地点:荡口古镇
时间:2015年春
背景:俺生长在伯渎河畔,向西是南长古运河,是凄美的清明桥,是繁忙的大公桥;向东是“吴国之都”梅村,是荡口是甘露寺,是苏州、上海……乃至更远更美的地方。做为上世纪六十年代未、七十年代初老六房自然村、牌楼下自然村的娃娃头,俺常带着唤作海民、汉良、喜民什么的同龄村娃在河畔玩耍——虽然至今俺也不会游泳并常以此为耻——久了,苏北来的乌蓬船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年代全民饥饿,苏北到苏南“逃难”的人比比皆是,有船的人家就划着船儿到苏南来讨口饭吃,每每遇到一个村子他们就停靠到滩头。有时,这些船家养有鱼鹰,我们就会看到它们捕鱼的场面(那时的伯渎河清澈见底啊),当然,有时也能看到小小的船窗后面小小的、羞怯的脸庞……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故请虫友不要跟帖。

  转向湾角。湾角静卧着飘红的小船,带阁,一格格的窗口映放着千年之美,有水的,有水草、水鸟的,有莲花的、荷花的,自然更多的是侬的啊——来自陌生的苏北之山,或者,来自熟悉的苏南之林。一抹抹在记忆中从未淡漠过的馨香,此时,硬是在黄昏微弱的斜光下散发出永远迷人的味道,熏醉的夜风久驱不离。
  我啊,就是照射着侬的一丝斜光,为侬纯洁永驻的容颜,为侬隽秀永俏的身姿,为侬浅浅的一笑,为侬短短的一颦……恰如其份,虽然历经三十年,光弱仍映,人憔仍望。我们啊,并不为当年的青涩而感到后悔,也并不为如今的苍老而感到羞愧。我们的心境始终平静而安澜,犹如那水,紧紧托举着船儿,却不肯将她沉入自己的怀中。我想啊,又犹如那船儿,载他一次次的远行,却又总是一次次催他上岸。
  回到岸上。岸上,有拍摄者,如她,又如他。
99999993445667.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4-30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南长追忆
地点:南长古运河
时间:2015年春
背景:南长古街是俺孩提时惟一常去的“城里”,原因是我舅婆的妹妹家就坐落在长街的西侧——在我印象中,她是一位“背锅”之妇,男人早早去了,辛苦地拉扯大孩 子,她也就早早地去了……

我经常去那里寻找。我得保证,我说的全部
曾经经常在那里行走,无怨无悔,扣着岁月
扣着名与姓,在青石板铺垒的缝隙间寻找苍桑
以及被白发细心拂拭的坟冢。窄窄的古街
在孩提的眼睛里格外漫长——可是,距离总能丈量
记忆却不能重现。一点一点的灯火,我发现
早已没有当年的温暖。流光溢彩的夜啊
怎不见一颗熟悉的星星,眨巴着亲人般的召唤
976654567546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过清名桥
地点:南长清名桥
时间:2012年2月2日(带四位小棋童游南长街)
背景:上次说过因故我小时候每年都要去南长街两三次,每次去,舅婆都会往她妹妹的手塞上三块、五块钱,这些钱,合下来相当于如今可买六至十袋每袋十公斤的大米啊。舅婆的日子略好过些,自然是我父亲乃所谓的“公家人”也。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我在地质队工作后的第二年自管工资后,便平均每个月向舅婆汇寄五元钱。其实,这如今说起来小的可怜的钱数蕴藏着整个民族的痛。我不得不熟悉的清名桥,除了阿炳以外,更多的是凡人间的感怀,如同我舅婆的妹妹,那位“背锅”的妇人,面容我几乎已全部忘记,但那佝偻着的身影在那长街上、小桥上却永远也抹不去了。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敬请虫友不要跟帖。

流离颠沛的音符在这里凝聚成曲
舒展、沉痛……躺着的字一下子都直立起来
我感到了孤独和泪滴之瀑
我只是无法明白——明白过后
感伤如今怎会有那么绚烂的道路让我阅读
问陌人,当年投弦断流的故人藏匿在何处
看到有人扛着单车跨过古桥,走近历史
我方才留意桥下悠长的船队,像那曲子
仍然随着日出日落而高低有致。于是
我的目光不得不停留在佝偻的所在

(本诗曾发表在《中国煤炭报》2012年3月23日“太阳石”文学副刊。)
2387878798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9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念秋
地点:太湖之畔湿地公园
时间:2014年秋
背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应邀回家乡担任当时无锡最大的民营企业“世贤置业”营销口负责人之一,从事人造景点“镜花缘城”(后为“统一嘉园”)具体的行销运作事务,同事美眉们“欺”我是从外地来的,我就用“洋泾浜”的无锡话说:我在南长街上玩尿泥时还没有她们呢。这是实话。可是,我对故乡也确实了解的很少很少,譬如,太湖之畔除了鼋头渚、原“镜花缘城”所在的大浮半岛,我之前几乎都没有去过。去年深秋,我下决心骑上单车去太湖之畔,从与苏州接壤地带沿着湖边一下子骑至红沙湾。虽然是萧瑟的深秋,但湖边景色仍使我留连忘返……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敬请虫友不要跟帖。

秋的背影总是令人无法捕捉
犹如城市中心公园里
悠扬落座的一叶叶心船
虽然濡染枯黄的滋味
却总是让每一棵孤独的树
遥想每一条枝梢的春天

那是温暖的怀旧之吻
在湖畔的知名处,或不知名处
演绎永远念不完的小说
——那里面的主人公
仿佛是那么的熟悉,就像你我
又仿佛那么的陌生,就像
前面的夏与后面的冬
1N6A0293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南禅寺的佛光
地点:南禅寺
时间:2015年春
背景:俺孩提时对寺庙印象最深的自然是梅村的泰伯庙,每年都有日子在那里结大集,它邻近的坊前公社(后改为乡,改为镇,现在已经改成新区江溪街道南社区)的社员同志们也自然大都会赶去耍,说真的,俺这位“苏BK”那时就把梅村视作城里。南禅寺那时并不“营业”,比现在“瘦弱”许多,它就毫不动情地站立在无锡南门(那时的朝阳广场是著名的,有外贸商场等),谁都可以走进走出,与现在至少周围的商业运作模式相比寒怆的要死。俺清楚地记的,俺曾拉着俺舅婆的手走过南禅寺前往南长街——那时不得不那么走——俺一步一抬头地望着那塔顶,充满好奇充满敬畏,那塔顶在俺心目中永远高耸入云。后来我懂得,虽然那时谁敢公开说信佛?可是,那时的寺庙真的是寺庙。现在,谁都可以说信佛,但几乎已经没有了真正的寺庙……只有人,留下长长的吟唱。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故请虫友不要跟帖。

请接住我的慈爱,你说,对于这座城市
我没有更多的需求与企望,谁都如此
在关乎自己生命与家族荣誉的日历上刻下信仰
与上帝无关,与所有的上帝无关。这便是神谕
面对变幻莫测的高天,或者,愚拙而朽的厚土
你又要何等的能耐?倒过来吗!用清澈的流水
冲洗她,直到她的最终觉醒!可是啊,佛光
仍将会在南禅寺的塔顶刺穿我们——对于我们
我知道,我们必然不能每个人都有一席之地
每个人都能缘化成莲,将最后的佛光绽放

这便是神谕,惟一存留的馨香种在心里
随着你的生而深感知足,随着你的死
而弥漫全世界的缅怀,在这里,在光里
DSCF2281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7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距离
地点:梅园
时间:2015年5月
背景:薰衣草应该不是梅园特意种植的花卉,但在虞美人苑的附近竟然也有大约五六平方米面积的薰衣草引起了我的好奇。召蜂引蝶,对那一小片薰衣草来说正是再合适不过了。我纳闷,旁边那么一大片虞美人也不过如此,她决不因她的“弱小”而让人漠视不顾,相反,她因她的“稀少”而更加令人留恋。认知的距离有时很远很远,永远也无法抵达,但有时只要你留心,认知的距离又很近很近,近的勿需抵达。就像梅园对于我而言,走入无数次也好像从未走入过,从未走入过却又好像自己一直就在里面。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故请虫友不要跟帖。

距离与距离间没有多余的距离,我真的这样以为
你与我都曾拥有实在的岁月——昼的寻寻觅觅
夜的缭缭绕绕。一种莫明的疼痛,难受在
门的对面,无论是蜂的光的还是花影的线条
隐蔽在清晨醒来的一刻。种种从亭立的花枝间
斜射进来的过去,毫无理由融化成坡上纷乱的虞美人
悠长而浪漫,距离却成为彼此一生的错过
飞离之际(章治萍摄)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0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在摩天轮下小悟
地点:蠡湖摩天轮
时间:2015年初夏
背景:1986年初夏,我们在原四大矿院之一的阜新矿业学院管理工程系财会进修班学习的二十几位同学进行结业实习行,其中有一站在无锡的同行单位参观、学习。这家单位在梅园附近,参观完后同学们便一道前往梅园游玩。那时,梅园前面几乎没有建筑物,一眼就能够望到蠡湖那的摩天轮——好像那时它刚刚耸立起来不久吧。后来可谓经常路过摩天轮,甚至2010年底还住在它旁边的湖滨饭店开了三天的“全国第二届乡士诗歌笔会”。可是,真正到达摩天轮之下却是最近的事情。我在其下坐了许久,高高的轮子在炎日下不停地慢慢转动着,云,飘去一块,又飘去一块,它还是当年的它,我还是当年的我,但我深深地知道,许多当年熟悉的东西与许多当年认识的人已经不复存在。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故请虫友不要跟帖。

我说我来了。我没有听到你说我
是来晚了还是来早了,或者根本勿须来到
即便如此,湖水依然会有序地荡漾,如同
人,会有序地生老病死——即便如此,人
也会无畏地流转在摩天轮里,不管天晴天阴
不管阳烈月寒;不管上有老下有小,或者
惆然一身——我都会说我来了。我不理会
你能否听见,在过去或者将来,摩天轮何时
戛然而止,这与我无关,与你无关
QQ图片20150601234122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0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狐之虫 于 2015-6-20 13:42 编辑

主题:透过树叶的岁月
地点:锡山龙光塔
时间:2015年初夏
背景:除小时候外,攀上锡山之巅是近期的事情。人,往往不敢走近能够容易触景生情的所在。或许在记忆中是惟一的一次,便更加弥足珍贵。之前,虽然常去锡惠公园,常走锡山脚下的运河东路,但都没有攀上去,都只是深切地仰望她。当我鼓足勇气几乎一口气攀上去后,晕眩使我不辨东南西北,等我清醒过来走进去,发现塔下只有一对母子。我问年轻的母亲小孩多大了,她说6岁。我脱口而出:我小时候也被舅婆带来这过……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故请虫友不要跟帖。

真的,我仿佛一下子看到了自己
随着亲人无所顾忌地围着宝塔放牧天真和浪漫
我猜想那树应该就是当年的苗,虽然树叶
汰换掉了四十遍,记忆却也拂拭四十年

四十年后的阳光变得深沉,不再摇摆不定
塔门上的名字犹在,出口犹在,人却不见出来
年轻的母亲唤着小儿,我也在内心唤着
唤着某个人,唤着一些人,唤着离开的自己
QQ图片20150620130510_meitu_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6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狐之虫 于 2015-6-27 00:40 编辑

主题:又过苏团桥
地点:新区江溪社区南社区苏团桥,原无锡县坊前公社(乡、镇)协新村苏团桥
时间:2015年仲夏
背景:我想,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开始,我应该是经常走过这座桥的。我知道,在很长时间里,在原来的锡甘路没有之前,从梅村到坊前再到无锡城里,人们走的土路就在伯污河边,严格地讲就是河堤,连接着这座苏团桥北面的桥堍,但凡雨天,行人赶路泥泞不堪。再者,苏团桥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才将木制小桥改建成这样的水泥桥,记忆中这样的水泥桥那时在整个无锡建造了不少,只要你留心,目前还能比较容易见到被废弃的这样的只有一个汽车道的水泥桥。就是这样一座普通到极点的、早已经废弃的水泥桥,我竟然在1972年初我跟随父亲去大西北后,直至前不久才重新从那杂草丛生的桥上走了一回。望着桥侧仍然清晰的“苏团桥”三个字,我眼眶真的潮湿了……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故请虫友不要跟帖。

把岁月往前推吧,请不要离我这么近
熟悉的脚步声是去赶集还是下田,或者
雨珠敲河的清音恰如一支漫长的乡谣
而陌生的过桥客来至何方?头顶竹笠
身披草篷,犹如扛地鼎天。就把这世界
给一人吧,连同年复一年的枯黄与伤痛
年复一年的悲怆与死亡,连同一座桥
走过夏繁,也走过寒秋。普通至极?
故人过往五十载,小桥岿然不动
1N6A8090_副本46464.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9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紫色童话
地点:雪浪山薰衣草园
时间:2015年仲夏
背景:不论怎样,紫色仿佛是我的幸运色。单从诗来说,我写的第一组诗便有幸发表在省报上,里面有一首《非洲紫罗兰》,是阅读了住在同幢楼里一位著名画家借我的画册后有感而写,主题是不朽,那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何谓“不朽”?是说非洲紫罗兰非常容易生长,书上说即使折下一小枝培植也完全能够长出另一株来。那时我笃定地相信这一点,如今我仍然相信这一点。望见雪浪山下的一大片紫色世界,我确信年轻时多多少少的童话意识决不是“幼稚的记忆”,而是“成熟的经验”。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故请虫友不要跟帖。

泛滥。当泛滥自成一体,变成大美的发源地
我确信,这是一个新世界的诞生。必须好好
珍惜,一种颜色的泛滥破天荒地与其它所有的颜色
和谐相处,于山巅,于溪畔,于寺前,于桥后。于人们
心中收纳烦愁,绽放温馨,放下纷乱,拾起恬静……
让所有的童话都懂得:阅读紫色的纸本是体验,而步入
紫色的泛滥,每一个人才能获得自然的幸运。从此
请止步于此吧,为一闪而过的靓丽守候整个夏天
436457578568.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10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13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南下塘印象
地点:南下塘
时间:2015年初春
背景:南下塘是我熟悉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回老家来,担任当时锡城最大的民营企业“世贤置业”营销口的负责人之一,住在南下塘附近的南站,晚饭后走过去就十分钟的路程。当时去的多了,也就没记下什么特别的印象了。过了近二十年,再去南下塘走走,竟然面目全非,小店林立,游人如梭。一路走下来,发现真正老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上面图片中显示的一间老屋算是一件,赶紧拍下来留做纪念。我相信,再不长的时间,它也会断然地改变了模样。谁之罪呢?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故请虫友不要跟帖。

没有什么诱人的色彩,但我仍然要感谢你
你仍然坚守着你原来的位置,仍然把握
小巷的高潮,是否如人所愿,是否如已所盼
千百年的阳光与月光,装饰起你全部的自己
富裕或者贫穷,繁荣或者萧条,一代代的儿子
送走了父亲,再把自己种牢——在老巷的门牌号上
从未有多余的阐述,一一得二,二二得四
就那么一场场简简单单的戏,仍在塘上咬文嚼字
仍在俯瞰故事的来来往往,虽然你并大高大
4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18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回眸恋晚
地点:鼋头渚景区充山北巅
时间:2015年仲春
背景:曾几何时,“鹿回头”与“寄畅园”、“鼋头春涛”、“二泉印月”都是无锡最典型的宣传名片,那时的明信片之类,翻来复去就是这几个地方的图片。看到无锡摄影家盛海民先生拍的一张“鹿回头”,背景是迷人的晚霞,勾起一些回忆,我也就跑去拍,但哪有那么容易就能碰上上佳景象!人生亦然。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故请虫友不要跟帖。

轻轻一呦,人们注意她的回眸
却忘却她饱经沧桑的岁月——牢牢地驻立
于此,不论花开花榭,草荣草败
于此,不论彩霞满天还是碧空万里
于此,是眷恋者的最后顾盼
还是陌生客的倥偬一过?
99999.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19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9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吴氏王朝
地点:阖闾城遗址博物馆
时间:2015年初春
背景:原本在我记忆中,古国吴氏是谦让礼仪之族,然深读吴史便发现它仍是一个血腥味甚烈的王朝,譬如这位“阖闾”大王——但也怪而不怪,吴国几十位国君大王,除了开国的“泰伯”外,到今天最著名的也就是这位嗜血暴君。可是再一细想,谁正谁邪?谁贤谁恶?谁能言清!譬如,“泰伯”让位,他不是甘为臣奴,而是出走蛮荒之地开国为君,你说这是什么行为?罢罢罢,历史(至少我们目前能够看到的我们的所谓历史)本来就是统治者的遮羞布,至少到今天,它记载的又与没有话语权、更没有立传撰史权的庶民百姓有多大的干系……
申明:本帖图文均为本人原创,只想保存资料并临屏即兴记之,皆为草稿或压缩图片,故请虫友不要跟帖。

在闾江口,我想问一掬大湖之水
你稀汲过多少人的鲜血,又洗涤过
多少辉煌者的尘埃?他们的老蚕
柞成可谓不朽的长丝,缠绕着所有
被征服的鬼,以及被鬼征服的神
一座座不长不短、不小不大的坟冢
使缅怀者停下思索的脚步。那么回首吧
我们回首能够看到他们,他们回首能够
看到什么?在闾江村,我步入一阵明媚之风
谛听悲壮的典故,或者残破的轶事
我不清楚他们是否与今天有关,我只知道
我活了下来,我只知道百姓活了下来
千真万确,在百姓埋葬了君王之后
QQ图片20150729152807_副本_副本.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爬虫社 ( 沪ICP备14014456号  

GMT+8, 2020-7-12 10:23 , Processed in 0.119315 second(s), 1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